鼎展代理加盟咨询热线:400-633-159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香港:00:00:00纽约:00:00:00伦敦:00:00:00东京:00:00:00繁体
客户服务
  •  
    24小时代理加盟咨询:
    400-633-1590(本网站)
  •  
    官方客服热线:
    400-676-2822
  •  
    电子邮箱:
    ib@safe159.com
  •  
    市场合作QQ:
    代理加盟咨询 开户优惠咨询
  •  
    营业时间:
    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  
    公司地址:
    香港九龙敬业街49号建生商业中心28楼全层

国际财经

全球油服巨头并购失败 将付35亿美元分手费

时间:2016-05-03 08:25
  

世界第二大油服公司哈里伯顿在5月1日宣布将终止收购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这庄346亿美元的并购案目前来看将以哈里伯顿付出35亿美元解约费终止。

2014年下半年以来,油价的急速下跌并在低位徘徊使得油服公司近两年业绩惨淡,并出现了油服巨头之间的收购与合并。安迅思能源研究总监李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目前油价仍然在低位徘徊,但是对于大型油服公司来说,已经错过了并购的最佳时期,短时间内百亿级别的大并购或难重现。

垄断嫌疑成分手最大理由

2014年11月,哈里伯顿宣布将以346亿美元的对价收购贝克休斯,以更好得与行业领导者斯伦贝谢展开竞争。根据双方当时达成的协议,哈里伯顿将以每股78.62美元的价格对贝克休斯进行收购,贝克休斯的股东所持有的每股股票将可获得每股19美元的现金加1.12股的哈里伯顿股票。

哈里伯顿创立于1919年,现有员工约55000人,在全球80多个国家开展上游油气勘探开采服务;贝克休斯现有员工39000人,也在全球80多个国家开展油服业务。两家公司被认为是目前全球第二大与第三大的油服公司,若合并能够完成,则有可能超越斯伦贝谢,成为全球最大的油服公司。

这项交易原本被预测于2015年底完成,但由于被监管部门及业界担心合并后形成行业垄断而不断推迟。此前哈里伯顿表示,为了交易能够达成,愿意出售一些子公司并剥离相当于营收中的75亿美元资产,同时愿意出售贝克休斯的核心竞争力业务,以避免垄断嫌疑。但美国司法部门认为这些条件并不足够。

美国司法部门在今年4月初提起诉讼以阻止这项交易,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将导致油田服务行业竞争受损、行情上升及创新减少,同时损害消费者的利益。欧盟对此并购也并不放行。

哈里伯顿CEO——Dave Lesar在公司官网一篇新闻稿中表态,交易需要的监管批准之难成为了阻止交易完成的主要原因之一。新闻稿中同时提到,按照原定协议,未能完成收购的哈里伯顿将付给贝克休斯35亿美元。

李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哈里伯顿与贝克休斯重叠的业务比较多,若能完成并购,其将成为油服行业的最大企业,监管方认为交易完成后的企业对于行业来说有垄断的可能性,会对其他竞争者不利,因此一些监管部门并不同意两者之间的合并。

油服业短期或难再现大并购

自2014年6月国际原油价格从120美元/桶的高位开始下跌以来,油服企业与石油公司一起遭遇了行业寒冬。2015年至今,国际原油价格始终在低位徘徊,许多石油公司持续缩减探勘开支,对于油服企业来说,这种情况可谓雪上加霜。

全球最大的油服企业斯伦贝谢2015年第四季度亏损达到10.2亿美元,而在2014年第四季度时,斯伦贝谢净收入还是3.02亿美元。哈里伯顿与贝克休斯的日子也不好过,2015年营业亏损1.65亿美元,而其2014年时盈利曾高达51亿美元。

亏损之下,各大油服公司也纷纷进行了裁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到,仅上述三大油服公司,在2014年以来便裁员约9万人,其中斯伦贝谢裁员约4万人,哈里伯顿裁减约2.5万人,贝克休斯裁员超过2.3万人。

低油价下行业的萧条也促成了油服企业的洗牌。不少小的油服公司在低油价以来倒闭或是被收购,而在哈里伯顿宣布收购贝克休斯之后,斯伦贝谢也收购了一些小的油服企业。2015年8月,斯伦贝谢宣布将通过现金加股票方式收购油田设备制造商卡麦龙,并购总规模约为148亿美元,而在今年的4月1日,斯伦贝谢正式宣布与卡麦龙完成合并。

李莉认为,低油价下油服企业之间的合并,可以缩减企业的运营成本。尽管当前油价有所回暖,但是油服行业的整体大环境仍然比较惨淡,即便已经度过油价最低谷,对油服企业来说,也很难再出现哈里伯顿与贝克休斯这样的大并购。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对此亦持相同观点。“油价在低位徘徊,油服行业还会继续洗牌,但是像哈里伯顿与贝克休斯这样级别的整合不会出现了。他们合并的失败也说明国际石油公司不希望看到油服行业出现可能造成垄断的大型企业。现在很多成本低且效率较高的中国油服公司也在进入国际市场,未来行业竞争会越来越激烈。”韩晓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